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企业破产

企业破产
破产案件常见问题72问
时间:2019-11-02 | 地点: | 来源:“破产与重整实务”公众号

 破产案件常见72问解答

目  录

一、破产申请与受理
 
1.除企业法人外,哪些主体可以参照适用《企业破产法》规定程序进行破产清算?
 
2.申请债务人破产的债权人是否必须是其债权经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债权人?
 
3.债务人不能提交《企业破产法》第八条第三款规定的全部资料,人民法院能否以此为由拒绝受理其破产申请?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的破产申请后,债务人拒不提供《企业破产法》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的有关材料,人民法院能否驳回破产申请?
 
4.债权人提出破产申请,债务人人员下落不明无法通知的,是否应采取公告方式通知?
 
5.有关主债务人的破产程序尚未终结,债权人能否申请连带保证人破产?
 
6.因债务人的负责人等有关人员下落不明或其他原因,管理人无法接管债务人的账簿或接管的账簿不完整、不真实,破产案件应如何推进?
 
7.在破产程序中,审查发现债务人存在隐匿、转移财产等行为的,如何处理?
 
8.债务人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与登记注册地不一致的,注册地人民法院登记立案后,认为案件不属于本院管辖的,是裁定不予受理,还是直接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处理?
 
9.破产案件受理后,有关债务人的海事纠纷、专利纠纷、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纠纷等诉讼案件,依据相关特殊管辖规定确定的管辖法院与破产衍生诉讼的专属管辖规定不一致时,如何处理?
 
10.破产案件受理后,当事人在先约定的仲裁条款是否仍具有约束力,是否能够排除破产案件受理法院对有关债务人诉讼的专属管辖?
 
11.破产案件的受理费应如何计算、收取?
 
12.当事人对一审法院作出的不予受理破产申请的裁定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查裁定指令一审法院受理的,一审法院是否仍需作出受理裁定?
 
二、管理人
 
1.有关债务人的民事诉讼,哪些应由管理人以自己的名义提起?
 
2.由管理人代表债务人参加的诉讼,裁判文书中对当事人基本情况应如何列示?
 
3.管理人作为当事人的民事诉讼,在裁判文书中对当事人基本情况应如何列示?
 
4.管理人另聘其他机构或人员的费用如何处理?
 
5.债务人财产已全部或大部分设定抵押的,管理人报酬如何确定?
 
6.《企业破产法》第二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已经开始而尚未终结的有关债务人的民事诉讼或者仲裁应当中止;在管理人接管债务人的财产后,该诉讼或者仲裁继续进行”,“管理人接管债务人的财产”这一事实状态应当如何确定?
 
7.人民法院能否依职权决定更换管理人?
 
8.当前可否指定清算组为管理人?
 
9.通过竞争方式指定管理人时应注意哪些问题?
 
10.对管理人参加的民事诉讼、仲裁调解,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事项?
 
11.管理人对外委托中介机构进行鉴定、审计、评估、拍卖等工作,是否必须从省法院建立的相关专业机构备选库中选定?
 
12.在破产申请受理前为企业预重整等提供专项顾问服务的社会中介机构,在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后,是否属于《企业破产法》第二十四条规定的与案件有“利害关系”的情形而不得担任管理人?
 
三、债务人财产
 
1.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行政、刑事保全措施是否应当解除?
 
2.如果破产企业的债务人和财产持有人在收到管理人发出的通知后,既不清偿债务或者交付财产,又没有正当理由不在规定的异议期间内提出异议的,管理人能否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十三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3.债务人股东能否以其对债务人所负的出资义务与债务人对其负有的债务主张抵销?
 
4.债务人的全部财产均设定担保,无剩余财产或是剩余财产不足以支付破产费用的情况下,能否终结破产清算程序转入执行程序?
 
5.在可撤销期间内,债务人为他人所负债务而提供财产担保,管理人能否依据《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请求予以撤销?
 
6.在可撤销期间内,债务人对已有财产担保的债务补充增加担保,管理人能否依据《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请求予以撤销?
 
7.债权人能否在破产程序中行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的债权人的撤销权?
 
8.房地产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后,在房屋具备交付条件的情况下,已支付完毕全部购房价款的消费者,能否请求房地产企业履行房屋过户义务?该行为是否构成《企业破产法》第十六条规定的无效个别清偿行为?
 
四、债权申报与审查
 
1.法院裁定确认无异议债权时,对经债权人会议核查无异议的债权是否还需进行实质审查?
 
2.管理人认为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债权有误,是应由管理人依审判监督程序启动救济,还是在管理人不予确认后,由债权人另行提起破产债权确认之诉进行确认?
 
3.债权人未申报债权,而直接提起债权确认之诉的,应如何处理?
 
4.主债务人破产后,主债务停止计息的效力是否及于担保人?
 
5.主债务人破产,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是否须在破产程序终结后六个月内提出?
 
6.债务人负责人下落不明无法对债权表进行确认的,可否视为债务人无异议?
 
7.债权人能否对他人的债权提起破产债权确认之诉?
 
8.债权人、债务人对异议债权提起诉讼,有无期限限制?
 
9.破产债权确认之诉中,当事人的诉讼地位应如何列示?
 
10.行政、司法机关对债务人的罚款、罚金,以及税款滞纳金能否认定为破产债权?
 
11.职工对管理人调查公示的劳动债权金额有异议,能否不经劳动争议仲裁前置程序直接向法院起诉?
 
12.经生效裁判文书所确认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劳动报酬,在破产程序中是否按照《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第一顺位清偿?
 
13.在破产案件中,债务人或相关人员因涉嫌非法集资类刑事犯罪,相关刑事案件的被害人能否在破产程序中主张权利?
 
五、债权人会议
 
1.破产程序中,债权人将一笔债权转让给多个主体,或者多个债权人将债权转让给同一主体,受让债权的主体如何行使表决权?
 
2.同一债权人对债务人享有多笔债权时,如何确定其代表的债权额及债权人人数?
 
3.在召开债权人会议前,人民法院如何为债权尚未确定的债权人临时确认债权额,以便于其行使表决权?
 
4.人民法院临时确认的债权额与最终确认的债权额之间出现差异时,如何处理?
 
5.职工代表或工会代表参加债权人会议能否行使表决权?
 
6.债权人会议有表决事项时,对有财产担保的债权人行使的表决权如何统计?
 
7.债权人会议可否对破产财产的拍卖次数和拍卖不成作价变卖或实物分配等方案进行决议?
 
8.债权人会议能否将其职能对债权人委员会作出概括性授权?
 
六、破产重整、和解与清算
 
1.在重整申请审查阶段对企业是否具有重整价值应如何进行判断及查明?
 
2.对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的审查应着重注意哪些问题?
 
3.在重整期间,哪些情形下可由债务人自行管理财产和营业事务?
 
4.重整计划草案涉及出资人权益调整事项且该出资权益附有股权质押权,应当如何调整出资人及股权负担相关权利人的权益?
 
5.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人民法院又裁定其关联企业与债务人合并破产的,在债权审查时的止息日以及可撤销行为时限是以债务人的破产申请受理日为准,还是以人民法院裁定合并破产的时间为准?
 
6.人民法院在正常批准重整计划时,应重点审查哪些事项?
 
7.人民法院在强制批准重整计划草案时,应重点审查哪些事项?
 
8.关联企业非实质合并破产的管辖法院应如何确定?
 
9.债务人的担保人对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未获清偿的债权予以清偿后,能否再向重整成功后的企业行使追偿权?
 
10.在重整期间,担保物权人对特定财产已变现的价款能否主张提前分配?
 
11.破产重整、和解、清算程序之间可否进行转换?
 
12.重整程序是人民法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时终结,还是重整计划执行完毕时终结?重整计划执行期间与债务人有关的诉讼应如何确定管辖法院?
 
13.在破产清算程序中处置财产所产生的应由债务人承担的税款,属于破产费用还是税收债权?
 
14.其他利害关系人阻挠管理人向买受人交付已拍卖成交的破产财产,财产买受人是否有必要提起一个排除妨害诉讼?
 
15.网络司法拍卖中,保证金不能弥补差价的,悔拍人应否补交?
 
16.破产宣告后,债权人或债务人对破产宣告有异议的,可否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向上级人民法院申诉?
 
七、其他问题
 
1.哪些破产案件可以适用简易审?
 
2.执转破案件可否由基层人民法院管辖?
 
3.在执转破程序中,执行法院向破产受理法院移交查封、扣押、冻结财产处置权的操作流程是怎样的?